服务电话:133921763

美团、高德打入出行市场 新老出行势力“分流”

发表时间: 2019-09-09

  王珂(化名)最近越来越频繁地通过高德地图打车,当她在地图上搜索目的地并且决定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还是打车之后,她已经“懒得”再次打开滴滴或者其他网约车平台进行搜索关键词,因为在高德地图上,她就已经能够直接打到车。

  在8月28日的一场关于传统出行数字化升级大会上,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表示,高德地图已经接入近40家出行企业。

  聚合平台的作用正在慢慢生效。一汽产业投资经理卢超对出行行业一直有所观察,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8年滴滴出行本已站稳脚跟,但今年互联网出行行业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主要体现在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等聚合平台对滴滴出行平台的“分流”,这或许为滴滴带来了一丝“危机”。

  记者了解到,车企和出租车公司希望能够获得更多流量的同时,也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因此建立起自己的平台品牌。而高德地图这样的“中立平台”亦希望借此方式,松动滴滴出行“一家独大”的局面。

  对于出行平台的司机而言,平台流量显得尤为重要。有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例如首汽约车近年来扩张速度较快,流量与运力的增长不够匹配,导致一些司机“比较空闲”。据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首汽约车大规模开放“加盟商”,旗下加盟合作伙伴数量近1000家。

  来自河南周口市的汽车运营服务商张合领对记者表示,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20家的出行公司找过他做运营代理,但是他都拒绝了。他认为,目前在这个市场上,小平台已经难以存活。北京某位出租车公司负责人黎龙(化名)则坦言,在这个领域,规模效益是明显的,不仅仅代表着运力和流量,也代表着在行业内、舆论界的话语权。

  滴滴通过出租车、私家车的“动力”以及巨额补贴吸引的“流量”迅速占领市场,成为国内第一大出行服务商。据媒体今年7月的报道,滴滴日活订单为2400万,高德地图为70万单,美团打车为50万单,曹操出行在40万单左右,首汽约车是60万~70万单,百度地图15万单。不过高德地图方面表示,这一数据并不属实,目前尚没有数据公布。

  “从2017年到2018年再到今年,(出行行业)趋势变化还是比较大的,2017年以前还是这种‘厮杀’的状态,但是到2018年基本就是滴滴一家独大了,但是再到今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时候又开始变了。”卢超对记者说道。

  在2017年7月,高德地图首次推出一站式出行平台“易行平台”,接入滴滴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而行业竞争者们对于这一模式的态度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呈现出明显变化。

  2018年9月,哈啰出行宣布与首汽约车达成合作,随后嘀嗒出行出租车业务也加入了哈啰出行平台;2019年4月,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2019年5月23日,滴滴出行接入了同程艺龙旗下的出行平台“秒走打车”,并在成都展开试运营;2019年7月,滴滴正式推出网约车开放平台,向第三方出行服务商开放;2019年8月6日,高德地图宣布产品全面升级,即从地图导航工具升级为国民出行平台。

  滴滴方面向记者表示:“网约车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我们一直都在和行业伙伴共同通过多种形式探索行业发展,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共同满足大众的出行需求。”

  对于传统出行企业而言,则是另有他求,在高德地图组织的会议上,很多车企背景的服务商表示,他们在寻求更多的流量。

  去年年底,六合开奖现场直播,销量惨淡、形势愈发严峻的汽车行业背景下,汽车企业纷纷进入出行行业,并推出自己的网约车平台,但由于缺乏互联网基因以及滴滴出行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流量,导致车企旗下的出行平台大多并未在用户端溅起太大的水花。

  车企对于流量需求的迫切性正如国金汽车集团董事长助理、及时用车总经理侯刚所言:(高德地图)这个流量给了我们生命,我们不用再像以前去烧钱。记者了解到,去年高德地图日活破亿,而今年的目标是两亿。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高德地图联合约约出行科技公司,专门开发出行平台的SaaS(软件即服务)配套系统,也就是说,只要公司具有线下运营能力,约约出行就能够帮助公司打造一系列出行平台,接入高德地图。

  卢超认为,聚合平台的实质是“导流平台”,随着对更多消费场景的发掘,导流方式及平台也会更为丰富。比如在携程买机票,随后会弹出滴滴或者是美团打车的优惠券;比如去吃饭,用户在美团里订了饭店,然后可直接约车到达饭店。“现在这种第三方平台的流量是很大的。”卢超说道。对于各种各样的导流平台,用户的选择性也更为丰富,可从中选一个相对来说更中意的平台来使用。

  但是尽管如此,用户习惯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一名北京的男性消费者告诉记者,一开始使用滴滴出行APP是图方便,但后来加入滴滴会员后,为了升级会员,会继续使用滴滴出行。

  此外,导流平台的用户体验仍待完善。比如,有消费者向记者表示,自己曾经使用高德地图,但是对于高德地图上很多选项感到非常麻烦。另一名消费者同时下载了高德地图和滴滴出行,但她在使用高德地图一段时间后还是回归了滴滴出行,她认为滴滴出行在“各方面比较完备”。

  新兴的网约车运力的一大部分流向滴滴出行,这也意味着,高德地图等聚合平台把视线放在传统行业——车企、出租车公司。能否获得更多运力,实际上需要接入更多的传统行业的力量,这也是目前除了滴滴出行之外的聚合平台们的竞争力所在。

  不过高德地图表示要做“平台的平台”,意思是,并不打算与滴滴正面竞争,并且在高德地图中也接入了滴滴出行。

  但卢超认为,地图APP事实上也起到了“分流”的作用,当一个人不去使用滴滴APP之后,他通过地图APP后还是否会选择使用滴滴的出行服务,也将成为不可控的事情。

  记者通过高德地图在北京打车也发现,滴滴出行的预估价并非是最便宜的,这很可能影响价格敏感型用户的出行选择。

  然而车企们早已与滴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滴滴在2018年成立的“洪流联盟”联合了31家车企,当时的设想是覆盖包括汽车租售、加油等在内的一系列延伸场景。滴滴也与丰田、北汽、大众等车企直接签约合作,建立合资公司。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网约车司机们在帮助车企消化库存。记者曾经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发现一家专门销售网约车的门店,当时门店里负责销售的人员就对记者表示,此处就是和滴滴出行进行合作的一个门店。

  张合领曾是滴滴出行的地方汽车运营代理商,他表示,原先的网约车是汽油车,现在他们要换成新能源车,卖车的时候,滴滴会和厂家签约,通过网约车渠道销售的车,滴滴能够获取一定的分成。

  一名滴滴专车司机表示,买一辆符合专车要求的车辆大概要20万元,而自己一个月能赚近万元,这样算下来约两年回本。

  尽管已经与出行平台建立了联系,但更多的车企仍然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出行平台。一名车企背景的出行平台高层人员刘启(化名)告诉记者,车企建立出行平台的优势在于,车企能够直销车辆,而且也与保险公司有直接的合作;更长远的考虑则是为今后无人驾驶的市场做好准备。

  一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车企也通过出行平台来满足新能源车的积分政策。按照政策规定,年产3万辆以上的汽车生产企业,从2019年开始进行两个积分的考核,其中生产新能源车所获积分比例,要达到10%,2020年的积分所占比例要达到12%。车企能够通过出行平台生产并消化新能源车库存,一定程度上解决积分问题。

  当然,对于出租车公司、车企而言,他们寻求流量的同时也希望能够有自己的“话语权”。

  黎龙告诉记者,由于公司陷入困境,他曾寻求入驻某家网约车平台,虽然网约车平台并不会对出租车进行抽佣,但出租车公司每月仍需要给平台交钱。这件事最终并未谈妥。

  刘启对记者表示,滴滴作为互联网出行行业中一家成功的企业,目前的议价能力很强,而如果自己做平台,再去选择一些导流平台,“(这种情况下)我们是有议价能力的”,他说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